全国免费电话:4008-217-320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国内mRNA制药行业崛起进行时

作为近两年全球最受关注的技术之一,mRNA可以说通过新冠疫情一战成名,背后的mRNA三大传奇公司——Moderna,BioNTech和CureVac均收获了极大的关注。

虽然与欧美国家相比,国内从事mRNA研发的企业可以说屈指可数,且几乎都处于起步阶段。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新冠疫情也让国内从事mRNA研发的企业赢得了无论是市场还是资本的关注。

去年7月,斯微生物获得了3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后又获得了西藏药业3.51亿人民币战略投资。近日艾博生物也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这应该是截至目前国内mRNA药物研发领域获得的最大单笔融资,而这距离其上一轮1.5亿元人民币融资还不到半年时间。

除此之外,国内包括斯微生物、艾博生物、丽凡达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已经先后获批临床试验。其他像蓝鹊生物、厚存纳米等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和合作。

种种迹象标明,国内mRNA制药崛起正在进行时。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国内布局mRNA的制药公司及进展,供大家参考,如有错漏,欢迎指正。

01 艾博生物

艾博生物成立于2019年,专注于mRNA 疫苗研发、分子设计、递送系统等技术领域,致力打造基于mRNA递送系统的制药技术平台,是目前国内唯一具有mRNA药物工业化产业化和美国FDA申报经验的团队。公司覆盖的治疗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肿瘤免疫、传染病疫苗、各种由于蛋白表达或功能缺失引起的疾病、通用型及个性化肿瘤疫苗等。

创始人英博曾在Moderna从事mRNA疫苗研发工作,具有多年资深从业经验和技术背景。

在新冠疫苗研发上,艾博生物依托自身科研优势,联手军事医学科学院、沃森生物等积极推进疫苗研发相关工作。2020年6月,艾博生物与合作方共同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ARCoV)正式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准,并启动I期临床试验,这是国内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完成了mRNA疫苗在中国从零到一的突破。

在融资上,艾博生物自成立以来已经完成多轮融资,引起行业内极大关注。

2019年,天使轮由泰福资本独家投资。

2020年初,完成由聚明创投领投的pre-A轮融资。

2020年11月,完成了由国投创业领投,高瓴创投和康华生物跟投的1.5亿元A轮融资。

2021年4月,完成了本轮融资由人保资本、国投创业、云锋基金共同领投,多家投资机构跟投的6亿元B轮融资。

尤其是最近的两轮融资,短短半年内即斩获7.5亿元融资,引起行业内极大关注。

据艾博生物创始人英博博士最新透露,公司和合作方研发的新冠mRNA疫苗(ARCoV)II期临床试验接近尾声,即将在海外开展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

02 斯微生物

斯微生物于2016年由美国海归博士团队在上海张江药谷创建,也是贝壳大学校友企业之一。自成立以来,斯微生物至今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

2017年9月,获得了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9年7月,完成了近亿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张江火炬创投、珠海隆门叁号、久友智慧、伊泰久友和芳华投资,天使轮投资方龙磐投资追加投资;

2020年7月,完成了由嘉兴领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君实生物的3000万元A+轮融资。

在研发布局上,该公司专注于利用自主知识产权的脂质多聚物纳米载体技术平台(LPP/mRNA)进行创新mRNA 药物的研究和开发,治疗领治疗领域包括癌症、传染病、蛋白缺陷类疾病和遗传病等治疗领域。

创始人兼CEO李航文此前曾表示:“mRNA肿瘤疫苗只是公司的第一个产品,我们还在积极布局感染性疾病领域、如流感、MERS病毒等等。同时我们还将保持在肿瘤免疫治疗、抗体、罕见病及基因治疗领域的积极布局。除了治疗之外,预防也将会是我们要关注的另一方面。

针对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1月,斯微生物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合作,紧急启动mRNA新冠疫苗研发项目。2020年6月,西藏药业表示,根据新冠疫苗、结合疫苗及流感疫苗的研发进展,将分阶段向斯微生物投资3.51亿元,获得上述疫苗的全球独家开发、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授权。

2021年1月4日,斯微生物收到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准签发的 mRNA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苗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成为我国第二个获批临床试验的自主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

2021年3月25日,斯微生物的宣布其新冠mRNA疫苗I期临床试验正式启动。

03 丽凡达生物

丽凡达生物成立于2019年,拥有自主mRNA生产和药物递送平台,在药物设计、生产和制剂递送方面已申请多项发明专利。公司前期积累了不少疫苗开发经验,其研发进展最快的mRNA狂犬疫苗项目,目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丽凡达生物创始人为彭育才博士,团队核心骨干多为资深海归科学家。公司以其自主开发的mRNA基因制药平台多线推进传染病疫苗、癌症疫苗、蛋白补充治疗等一系列创新型生物药的研发、生产和上市。

2020年2月,丽凡达宣布,其于春节期间完成研制的首批mRNA新冠病毒疫苗标准样品检测到了目标抗体的产生,已于2月1日交付国家相关权威单位进行动物试验和药效验证。

04 美诺恒康

美诺恒康成立于2013年,最初以外包服务起家,2018年开始转战肿瘤疫苗领域,自主研发mRNA肿瘤疫苗产品,主要应用于胰腺癌、直肠癌和肝癌等领域。此外,美诺恒康还提供DNA克隆、DNA提取、细胞培养、重组蛋白和重组抗体等研究服务。

创始人为吴晨衍,曾任辉瑞资深首席科学家,非常熟悉新药开发流程,在分子克隆、细胞生物学、药物筛选、动物药效学实验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与 Moderna 和 BioNTech 开发的个性化疫苗不同,美诺恒康是从肿瘤相关抗原(Tumor Associated Antigen,TAA)寻找靶点,开发通用治疗型疫苗。2020年4月,清大明韵与美诺恒康签订投资框架协议,清大明韵将分两批先后注资超过5000万元投入到美诺恒康的mRNA肿瘤疫苗研发项目中。

据悉在新冠肺炎疫情时期,美诺恒康团队也积极参与到研发新冠肺炎预防型mRNA肿瘤疫苗中并开展相关研究。

05 蓝鹊生物

蓝鹊生物成立于2019年,专注于mRNA疫苗和基于mRNA药物的疗法用于严重疾病的治疗。据了解,蓝鹊生物已经建立了从mRNA合成、新靶标的早期发现到快速扩展产品线的简单、一步式的mRNA药物开发平台。

蓝鹊生物创始人为俞航博士,创始团队来自哈佛大学、耶鲁大学。

据媒体报道,2020年2月,其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和附属中山医院林金钟团队联合上海交通大学徐颖洁团队在新冠病毒mRNA疫苗研究方面声称取得重要突破,首次实现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病毒样颗粒的表达。

06 厚存纳米

厚存纳米成立于2018年11月28日,致力于建设纳米递送、mRNA(信使核糖核酸)合成、疫苗转化三大平台。创始人为张龙贵博士,团队成员均具有10年以上研究经验积累,核心骨干是来自德国慕尼黑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中国中南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美国加州大学的优秀创业者。

厚存纳米的研究涵盖mRNA纳米递送、mRNA合成、肿瘤免疫及病毒疫苗等技术领域。在产品管线上,厚存纳米以自主创新研发的LLLRNA纳米递送技术为核心,目前主要有HPV疫苗、流感疫苗、KRAS疫苗、狂犬疫苗及新冠疫苗五条研发管线。

新型疫情发生后,厚存纳米也积极行动,借助自主研发的纳米制剂研发平台,迅速与国内知名医药企业联合立项,并与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及国内某上市公司密切合作,共同开发新型冠状病毒的mRNA疫苗。

07 深信生物

深信生物成立于2019年11月,创始人李林鲜博士,曾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年度科技创新35人,在mRNA特别是LNP递送技术领域拥有多年临床前药物研发经验。

据了解,深信生物依靠国际领先的LNP递送技术平台,在罕见病、肿瘤治疗性疫苗、肿瘤免疫治疗增强剂、感染性疾病预防疫苗四大方向构建研发管线,是国内为数不多针对罕见病开发mRNA疫苗的初创公司。目前该公司有多项试验同步进行,部分已经进入临床前研究。

深信生物还曾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20年度TR50,上榜理由为“公司与国际mRNA药物研发三巨头在研发方法、递送路径等方面保持同步,独有知识产权的新一代脂质纳米粒(LNP)递送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08 瑞吉生物

瑞吉生物成立于2019年9月,致力于研发mRNA创新药物与新型基因疗法,也是国内少数拥有mRNA合成技术和mRNA药物递送系统相关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研发公司。

创始人胡勇博士在mRNA药物领域潜心研究多年,据了解在最早决心从事mRNA创新药物研发后,胡勇博士在美国成立了Rhegen公司,专注于mRNA平台型技术在临床方向的转化,后经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孔雀计划团队)项目引进回国,Rhegen公司也顺利在国内落地,成为瑞吉生物。

据了解,瑞吉生物研究范围覆盖癌症、传染病和罕见病药物等治疗领域,该公司目前正在开发9种预防性mRNA疫苗,进行7项Ⅰ期研究,同时还提供核苷及核苷酸领域内的客户定制服务。

结语

mRNA拥有能够合成任意一种蛋白质的潜力,由于其经济、安全、快速、灵活的特性,mRNA药物在传染病预防、癌症和包括罕见病在内的多种疾病治疗领域均有巨大的应用潜力。

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mRNA药物研发成为这两年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从而带动了mRNA药物行业的快速发展。首先,辉瑞、赛诺菲、阿斯利康、礼来、基因泰克等大型药业都在积极布局,4月10日,赛诺菲以4.7亿美元收购了一家mRNA制药初创公司引起了行业极大关注。辉瑞和BioNTech合作开发的新冠mRNA疫苗成功后,已计利用这种mRNA技术打造对抗其他病毒的新疫苗。

据相关统计,全球累计有超150种mRNA药物及疫苗研究管线,主要针对传染病、肿瘤疾病、蛋白质替代与基因治疗,目前大多数管线处于早期阶段,只有mRNA新冠疫苗上市,全球仅有辉瑞&BioNTech、Moderna的mRNA新冠疫苗上市,Curevac的mRNA疫苗尚处于临床III期。

其次,全球的机构投资者也已经意识到了mRNA技术领域中的机会。据相关统计,过去五年,约有80多个项目筹集了超过90亿美元的资金,与2019年相比,2020年mRNA技术领域的投资金额大幅增加,增幅约70%。随着mRNA技术的逐步成熟,资本将进一步集中。

对比国外,国内mRNA制药领域发展起步相对较晚,但是随着资本市场的投入,更多企业的布局,技术的逐步成熟,相信国内mRNA制药行业未来可期。